2008-11-30

冬日春光




周日早晨,先是與幾個從前的學生在早餐中分享彼此的大學趣聞,一年多沒見,當年的稚氣未脫的小高一都變成大二的學長了。道別的時候我在心中暗自數算著時光荏苒,然後轉往建國南路上的院子,這個我們在愛丁堡時不時叨叨掛在嘴邊一定要一起去的地方。

前些天氣象預報中恐嚇著人們的東北季風挾帶來的低溫似乎是稍歇了,騎車赴約的路上,風涼涼地吹來,像極了我們相遇的北國小城中慣常的溫度。一件薄長袖加外套剛好的那樣。進門的時候尚早,只有我們五人一桌獨佔滿室和煦的冬陽。

在大家忙著交換新名片的當下,我什麼沒能遞出。不意外地被當面提起荒廢已久的部落格,早料到會有這一天的到來,但我仍然只能用毫無準備的幾句話打發過去。

失語的這些日子中,那些朝九晚五忙碌著的、糾纏著的、困頓著的、在心中既痛又癢的種種,我仍然找不到確切的字眼來訴說。還有力氣笑著的時候,從盆地北端的落日到南方的河道,都有我們踏著影子走過的足跡;煩惱著的時候,工作夥伴無心地射出的利刃使我傷了些元氣,辛苦了身邊的同學朋友們,三天兩頭用食物與笑語輪流替我止血。

我想起昨日一大早,在後陽台看到室友專注地站在盆栽前,澆水翻土挖洞填充忙得起勁,聽我問起,他說是受不了日前種的牽牛花總是軟綿綿地垂頭喪氣,於是買了千鳥草的種子要重新為這方小小陽台佈置新風景。

日日晚歸的步伐、與漸漸沉重的肩頭使我幾乎要忘記曾經一字一句銘刻在心的夢想。
謝謝這些朋友,提醒我應該在對千鳥草發芽的盼望中,對無謂的是非釋懷,也給自己重新來過的可能,繼續著愛與和平。



(圖為星期六下午的政大河堤。景美溪畔。)

3 則留言:

pang 提到...

我們 會盯妳至少一個禮拜一篇的歐~~~

chan 提到...

I am watching you as well...

jiao 提到...

別忘記你說要種一棵自己的小樹。來買個大一點的盆子種看看檸檬。(儘管變成檸檬樹的機會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