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3

近況



每到十二月就會把Lisa Ono的Boas Festas翻出來聽,
(連續多年來莫名的習慣,從多年前很冷的十二月夜開始。)
然後才發現我的itunes最近加入的歌曲欄內好久沒有新歌了。

每天都在辦公室跟研究室,用學校電腦邊處理瑣事邊焦慮論文,
近午夜回家洗澡前會隨手扭開音響,常常一整星期沒換過裡面的CD,
(這星期是camera obscura的under archivers please try harder。)
日文唸得不大好,每星期四在課堂上總是低著頭怕被老師一眼看穿,
擠出的零碎時間陸續地見了一些朋友,畢竟不管跟誰都是一年多沒見,
但一點都不陌生的感覺很奇妙,好像我沒去過愛丁堡一樣!

前天看到長這樣 : ) 的雙星拱月,昨天變成 ) : 的形狀,
後來鴨子來找我,一起在草地上看了星星,然後我終於活到這麼大第一次
成功在單槓上翻轉,一發不可收拾,我玩到十點半還不想回家,
倒掛著看操場上打球的人們以及周邊的草木原來這麼有趣!

今天是愛丁堡的畢業典禮,我卻連網路上的轉播都沒能及時看到,
據說報紙上也會有畢業生名單,看著遠在彼方朋友們的相簿與生活,
我莫名地懷念著那一切----去年下課後每天期待著街上出現的摩天輪,
已經又悄悄地立在王子街的耶誕市集旁了吧?!

一年就這樣過去。但現在夜深人靜我卻只能想到在明天到來之前,
手邊還有近百個日文單字要背,一則文案要修改,一份SOP要幫人家看,
在amazon買的六張CD怎麼還不來,
以及從喉嚨狠狠痛到耳朵的感冒哪時候才要好.....

唔....

3 則留言:

Nausicaa 提到...

給我CD的tracking number吧..
我看看希望能都趕上...

jiao 提到...

哈哈哈哈,我知道日文課低頭的樣子。每次上完三節課脖子都超痠的。有兩種情況很好,一是當第一個被點到回答問題的人,可以安心上節(但後來一個人至少都會被點到三次),一是直到下課都沒被點到,那一切的痛苦都超值得。

V小妞 提到...

倩如我是Vicky :)~~你回台灣了嗎?我現在在NTU心理系工作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