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03

2F1, Montague street



在檔案資料夾中東翻西找,竟然找不到一張我們五個人的合照。

愛丁堡五人幫,愛瑪、潔西卡、黃同學、格子、加上我。
(當然後來愛丁堡幫的定義廣泛地延伸到我們身邊所有來過2F1的親朋好友們,族繁不及備載……)

明明一起吃吃喝喝這麼多次:從中秋賞月大餐、清粥小菜趴踢、從植物園回來之後的Monster mash and Forest Café、印度菜Kebab Mahal、港式點心Saigon Saigon、師承Jamie Oliver的厲害烤雞,卻還是這邊缺那邊少地找不出一張大合照。

用格子厲害大相機的時候沒有攝影師的身影、冬季環英格蘭之行(以及之後的格子家聖誕麻辣火鍋會)少了去西班牙的潔西卡、去Glasgow的那天格子沒跟到、我生日的晚餐黃同學在趕作業、去Livingston跟Toby Carvery的時候愛瑪就已經回台灣了。

思前想後,只好放上這張第一次去格子家吃飯時,餐前裝賢慧的照片來。證明我們五個人是一起的。
(話說回來,當天明明還有Toku君不是嗎,為什麼只有謎樣的五碗湯?)

如今我們已經遠遠地分隔兩地了。

我總是在圖書館的微霉味中想起黃同學,我的論文謝誌中愛丁堡那一塊要感謝的第一人,我的愛丁堡視角,都是和她一路一起跌跌撞撞上下課買菜喝咖啡以及到處探險所展開的。

跟潔西卡一起住最久,在生活上的默契最足夠,總是一起在逃避論文的時候躲到廚房去煮食,不管是新花樣還是舊菜色,有她在就有一種的的確確一起生活著的溫暖。

上個週末,趕在午夜最後一班捷運載我們回家之前,我跟愛瑪以及格子對坐,喝著誠品裡販賣給中產階級的那種咖啡。那杯咖啡說不上好壞,彷彿賣的是一種品味與美學,而我們其實誰也不介意,只想在聽完929之後,好好找塊地方坐下來補述分別這些日子以來的種種。

我們在這頭念著今年倫敦十月底提早降下的大雪,想必你們也與當初的我們一樣,不斷在夢裡模擬著回家鄉後的種種。

先後回台灣的我們討論著當下生活中措手不及況且棘手的變動,而留在愛丁堡的你們也還有漫長而心酸的路要走。或許時空使得我們無法再零時差地肩併肩了,但是沒關係,再過幾個月我們又將聚在一起嬉笑怒罵了。

在那之前,我們都加油!

p.s. 我跟愛瑪於是決定,書名就叫做,《愛丁堡2F1》,紀念我們共度那場大雪的前後時光。

2 則留言:

黃同學 提到...

好懷念噢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聽到gravenhurst的the collector總是會想起環英格蘭時的曼徹斯特和在火車上的時光(尤其是從利物浦到巴斯那段)

ps.因為toku君那天很晚才到還帶了好吃的白葡萄,喝完白酒之後就在格子家地毯上睡著了.

chairry 提到...

>黃同學

您真是大腦人!

話說那天王先生忘記妳的部落格網誌, 去google的關鍵字竟然是"阿爸我要去利物浦".聽到的我們都笑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