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2

兩好三壞

今天特別覺得困頓,
想離職指數飆升到百分之一千,
下午趴在出納組工讀妹妹的桌前拿著號碼牌背面寫滿了my life sucks/
it sucks to be me這樣的字眼,再用訂書針狠狠釘過,再將紙條拆碎。

吃掉整包憶文從日本帶回來的草莓巧克力也沒用,
我胡亂地捧著晚餐的麵轉著電視找不到對的頻道。

波胖(-->今天難得沒加班)回來之後我隨手轉到牛獅大戰,想想球季剛開始,
我也很久沒好好地看完一整場球賽了,於是坐在地毯上看了起來。

平時跟我作息總是完全錯開,一星期難得說十句話的波胖一邊幫我補充
哪些是從中信跟米迪亞來的選手,哪些又是今年選秀新進來的,完全懂我
先前一年多跟中職脫節的窘態。

看著看著,就想起開始看球賽,中職十五年,也是因為那年現實的閉鎖,
只好在下班後拎了加油棒就往學校旁的台中球場去吶喊。
又或者一個人回家後,不顧娘與妹的白眼在沙發上兀自激動地加油著,
希望一記全壘打,或一局精彩的逆轉賽,可以把我從粗糙的現實帶走。

今天的牛獅與象熊戰分別在八局與九局時出現滿壘,兩好三壞兩出局的狀況。
於是我想起那些年陪我看球的那些朋友們,
要是現在我們一起在球場,還會像當年那樣一起敲著加油棒跟著口號喊出聲,
期待著在這局結束之前那精彩難忘的得分嗎?

1 則留言:

Wen-Yuen 提到...

當我看完這篇, 些許無以名狀的感傷慢慢地潮泳了起來. 直接響起的旋律是卡本特兄妹的Yesterday Once More, 這也是我們樂隊剛在總統府國宴演奏過的曲子.

Eddy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