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8

畢業典禮前一夜


(photo by Pang)

我以為,我會如兩年前自己說的那樣,再也不踏進那塊展演場地。


然而還是經不起好友的邀約,衝動地訂了票,邀了青梅竹馬陳阿宏,
吃完雞膳料理,八點整準時沿著free hugs street bar下階梯,
逛完小白兔橘子,進到那塊方方整整卻動輒呼吸吐納數百人的場地。

要在PA臺的左側見,從內湖趕來終究遲到的格子說。

第一個鼓點落下,頭髮剪得極短,穿著一個只寫著"娘"字t-shirt的女主唱
省去一切的開場寒暄,跟貝斯手與鼓手齊飆了五首歌。

那時我有點後悔,答應地太輕易,忘記重遊舊地是會勾起一些壓抑已久的
情緒。空氣中飄浮的視聽與幻覺,在某些歌起音的時候就知道,但我們
只是靜靜地併肩,很多的情緒和沒有說的話應該都在空氣中悄悄漂流著。

在各自的潛心閉鎖之中,都知道。


後來他們陸陸續續唱了第一張專輯裡的歌,04年的春天準備考試時聽著的,
那年夏天在野台開唱將我帶離黏膩晚風的鍵盤搖滾(而那時候阿宏也在!),
第二張充滿了離開島嶼前的愁悵與無言以對的悲傷,而在新專輯的主打歌時
想起某個女孩的我們總是忍不住偷偷交換一個無奈的眼神......。


這樣便很完整了。不長不短,剛好是我準備研究所考試的那個春天,到真正要
離開學院的這個夏天。被時光篩過的我們,或許話越說越少,夢越來越小,
學會對眷戀放手,更揮霍或者更珍惜。但卻怎麼樣也忘不了生命中某些時刻的
背景音樂,以及始終一起跌撞、彼此包紮的那些(當初也是由新朋友釀成的)老朋友。

10 則留言:

陳林西 提到...

我也要(哭)
然後我想起了跑跑淺色的那條教唱時光

chairry 提到...

這次是教唱太陽快跑
愛瑪也一直叫說 怎麼沒唱淺色的那條

耶耶十一月一起去看陳老師!!

pang 提到...

哭哭

陳林西 提到...

王大嬸你哭什摸

chairry 提到...

陳林西快去看新專輯主打的前幾句
就能理解王先生何以傷悲了!!

陳林西 提到...

我了改了
然後高雄駁二的雞雞叫居然唱了淺色的那條(炸)

匿名 提到...

妳指的鍵盤搖滾是Tizzy Bac對吧...照片看起來很不像The Wall..好久以前因為你無名的一張照片於是就開始聽起了張懸,之前有股衝動還蠻想跟你要那張照片的 哈哈。有時候,那看似只是存在於一瞬間的念頭或想法,還是只是個短暫過程,會無預期的在之後的生活中暗自裡默默的發酵,那是連做白日夢也不會每想到的情節。大概這幾年來有著好多的改片,看見你這篇文章就想起了什麼。上回在唱片行看見My Life Will 旁邊擺著城市,有種時光如梭飛逝的感觸,而當初專輯封面的女生也長大了....2006我在台中現在於台北,當時只是個小小歌迷,現在有時候總能說說話聊天...當時我沒有什麼夢,而現在才要開始...。哈哈哈,不好意思說了好多,只是一時激動的起來。我一直都很覺得很想謝謝妳。大概就是當初那張照片。希望妳的生活一切順利平安 :)

chairry 提到...

顏:
妳說對了,原先那張照片其實是在信義誠品,現在已更新為那天的the wall照.

不知道妳現在的夢是什麼呢?
還有,想要的照片是哪一張,說不定我可以傳給你唷:)

匿名 提到...

夢阿~我想畫圖...從小就很喜歡畫了,覺得那每一筆裡面都有著我的真心,或是當下的心情與感受,自己平常蠻喜歡觀察人的,因此特別喜歡畫人的臉。大概是從高中畢業後老是在現實與夢想中徘徊,太多次之後現在決定放手一搏,再怎樣失去的也只過是平凡的小人物生活罷了。我朋友跟我說,當你覺得自己有那樣的一部分是與人不同,或是多了那樣一點天份時,你就能去選擇成就那樣不凡的自己,或安於平凡。當然前者比較辛苦,但當我每天在工作時都在擔心著一輩子是不是就這樣下去時,就無法好好迎接未來。我的夢是什麼?當我脫離現有的上班生活時就是逐夢的開始。 我希望有天自己的畫,是能夠可以安慰人或是給予人力量的。那你的夢是什麼??我一直都覺得妳看起來過的不錯 :)

ps.照片就是那貼在牆壁上my life will的海報!!!

匿名 提到...

by the way....tizzy bac 10/10在TICC要辦演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