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29

邊境—Cabo da Roca

Cabo da Roca,歐洲大陸的最西端,過份美麗的暱稱叫天涯海角,葡萄牙文原意為羅卡(Roca)角。

離開葡萄牙的前一天中午,我們買了day pass,緩慢地從里斯本出發。

搭了火車到山城Sintra,預計下午從Sintra轉傳說中90分鐘才一班的403號公車往西去Cabo da Roca,再南下繞道從昔日漁村搖身一變成今日熱門海灘的Cascais回里斯本。

出發之前,友人好心勸告說,凡是到了這樣的邊境之地,所有人生現階段還算理想的事就也跟著到了盡頭,然後漸漸走下坡了。

乍聽到這樣親身慘痛教訓的熱心勸告時,我不以為意地笑說,我想我是不信的吧。
然而,沒想到出發前終究還是在心裡偷偷地左顧右盼地遲疑了。於是說服自己說,我現在的人生也沒有正踏在哪一方面的巔峰上害怕一個跌跤便滾落谷底,還是照原定計劃走吧。





Sintra是個美麗的小山城,氣溫微涼綠蔭滿佈,是里斯本人的避暑勝地卻沒有過份惱人的觀光氣息。即使只是沿著拾階而上隨意坐下來吃食,也不會遇上在里斯本街頭甚至是電車上隨處可見的乞食者。

午后,我們跳上434公車往前往佩那宮(Palácio da Pena)。
上了年紀的司機卻在多處髮夾彎的崎嶇山路上以超高時速前進,不減速錯車時總引來乘客們的一陣陣驚呼,而他彷彿浸淫在這種被讚嘆的虛榮中,繼續加足油門向山頂前進。原來寂寞星球(Lonely Planet)上說葡萄牙人瘋狂蛇行高速轉彎的傳聞是真的,也難怪可以榮登歐洲道路死亡率最高國家寶座。


就在這個童話般的、融合了各時期各種異文化的宮殿中,我發現六天來與我不離不棄的那本DK旅遊書頭一次不在手邊,東翻西找之後猜想應該是等公車時顧著拍照而遺落在台階上了。因為是愛丁堡市圖借來的,所以再也顧不得剛買的門票與美麗的宮殿風景,搭了下一班公車下山找書。

又是同一位司機,幾乎不踩煞車地打空檔一路滑下山,同車的青少年們說這是雲宵飛車吧。這時候也忘記害怕,一心只想回到先前拍照的台階上,希望我此趟旅行中最忠實的夥伴還靜靜地躺在原地。

但沒有,連遊客中心都沒聽說有人撿到書。
這樣一折騰下來,一個半小時才一班的往Cabo da Roba與Cascais的403號公車就剩最後一班了,怕來不及回里斯本,只好在不斷地自我責備中放棄所有的既定行程。

沮喪地窩進咖啡店,寫一張明信片,沒有收信人,地址是Cabo da Roca,把所有的壞心情都投往大陸之盡,海洋之始

地理上的盡頭也會是心理上的盡頭嗎?某天下午我獨坐在里斯本當年文人墨客聚集的Café A Brasileira,在明信片上這樣問著。

而明信片從來都是單向的,充滿了旅途中自以為澎湃洶湧的所見與雜想,從來不會有回音,其上的字句於是像到了盡頭一樣,一去不復返。

2 則留言:

kathy 提到...

dear Chairry
我找你找到了這裡:)
這樣我才會一直知道你過得好不好,生活有多精彩
有聽Fen說你要回去台大繼續學業,聽說你在忙論文,忙完了會去找他完成我們一直沒達成的旅行。我真的很想想加入你們!三個從不同地方來的女生(人)聚在蘇格蘭這個聽其來有點夢幻的地方,感覺像是演一部電影...
但是我好像去不成呢。VISA的問題讓我離不開美國,可是越這樣我就越想逃離紐約。
讓我們msn上聊吧!
wish you well.

chairry 提到...

dear Kathy:

我無法去拉著妳重遊DC,妳也不能來跟我一起去北愛,殘念....

快點離開紐約回台灣吧, 咱們台北見!!